路西斯钓鱼王的鱼竿

抽了个周末带着妹子打了高铁去上海SE cafe!站在店门口激动的快哭出来😂😂😂😂本来以为只有喝饮料可以抽杯垫一下点了八杯,结果居然买周边也可以,本来正在愁八张杯垫怎么凑齐一套结果店员小姐姐端着卡池让我再抽十法然后我一脸懵逼的突然毕业orz认识了特别可爱的水母太太!太太还继承了我钓鱼王的精神😂😂😂😂啊真的超开心超开心!

【IN / ignoct】跨越黎明

Ignis x Noctis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双箭头设定,大约是DLC正常结局里两个人都被命运束缚了就很不开心就有了这篇.依旧是王和侍从的设定只是没了水晶什么的.有肉渣.
———————————————————

车轮从沙地上碾过带起混着热浪的扬沙,老式敞篷车的发动机发出临终病人的呻吟,翻滚的黑色尾气被干燥的沙地蒸在了空气中.

“我们脱离信号追踪多久了.”Noctis懒懒地开口,他光脚翘在车门上,脑袋歪进Ignis的怀里.靴子被丢在后座,汗湿的黑色短袖也被扔在了地上,路西斯王子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用肌肤拥抱着自由的空气.

“有两天了.”Ignis开口,语气依旧冷静,只有Noctis捕捉到他一闪而过的欣喜.

一个是从小照顾自己饮食起居同吃同睡的侍从,一个是自己发誓用生命守护的未来之王.爱情在他们之间诞生的理所当然却又罪大恶极.他们都清楚,这份在心底萌芽的感情被特殊的身份蒙上最禁忌的罪恶,于是把它丢在谷底,没有光能到达的黑暗之地,他们默契地压抑着自己,欺骗隐瞒,相安无事.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Noctis没有在自己的婚事被安排好的当晚哭着从梦中惊醒嘶吼着Ignis的名字的话.

守夜的人听见了.

整个路西斯就都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就是Ignis被远调.

路西斯的王子声嘶力竭地哀求,与侍卫撕扯,绝望地哭号的场景被侍从全看在了眼里.

什么都不重要了,Ignis只记得这是他发誓要用生命去保护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的人.

两人几乎一路砍出了王都,偷了路边即将报废的敞篷车,就这么一路开进沙漠腹地,信号追踪不到的荒原.

Noctis用脑袋蹭了蹭侍从的胸口,支起半个身子,两人就在飞驰的车上肆无忌惮的拥吻.

夜晚的沙漠是另一幅光景,昼夜极大的温差让每一天都变成了额外的馈赠,黑暗降临前他们必须找到小旅馆或者移动房车来躲避夜晚的严寒.

除了彼此,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压抑了十几年的悸动和期许,被沙漠荒凉的风一吹,彻底燃了起来.那是烧毁世界的末日火焰,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发疯似的亲吻变成了啃咬,漫长的夜晚给了他们足够的时间用最疯狂的方式诉说彼此的爱意.从进入荒漠的第一个夜晚到来的那一刻开始,理智已经无所谓了,他们把身体完全交给了最原始的本能.

“啊......哈啊.....啊!”没有经过开拓的身体被一次又一次地强行进入,Noctis不加掩饰的哭叫充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他死死地抓着侍从的肩膀,用指甲留下一道道深刻的血痕,泪水同滴落的血液一起打湿床单,换来身下更加剧烈的疼痛.两具身体紧密的交缠,仿佛彼此是溺水者在溺死前看见的最后一根稻草,拼命的抓住,消耗着肺里仅剩的空气,然后沉入海底.

就这样死去也不错.

为了躲避追踪,太阳还没升起,他们就要踏上旅途.

“成了不折不扣的逃犯了啊.”不满早起的Noctis嬉笑着开口.

“后悔了么?想要回去可以哦.”

“我没有地方可回了.”

“我也是.”

这一天的朝霞格外艳丽,老式敞篷车变成了亡命之徒,不顾一切地在沙漠奔逃,几架路西斯巡逻直升机俯瞰着挣扎的二人,仿佛众神带着悲悯的耻笑.他们最终还是被逼停在了一处断崖旁.Noctis抬头,看着上方的巡逻机,转动的螺旋桨掀起周围的尘土,高高在上.

可笑啊.

两个人拼尽一切换来的,拼命想要表达出来的最值得称颂的爱情,现在沦为了笑柄.

故事的结局已经定了,Noctis回王都继续他的使命,而Ignis会被带往最偏远的地方,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再见面了.他们会走上各自的命运,相隔万里,体验同一份焦灼.这段感情燃起的火已经无法熄灭,就任由它继续消耗心里剩余的燃料,直到一颗心烧完了,再慢慢过完他们行尸走肉的人生.不甘,有什么用.

“Ignis......”Noctis的声音几乎淹没在螺旋桨的轰鸣声里.“......带我去朝霞那边吧.”

Ignis转头,灿烂的红色光芒映着Noctis挂着泪水的笑脸,美的不真实.

Ignis伸手,将这一刹那的美定格在怀里,两人最后缠绵、亲吻......抬脚踩下油门,老式敞篷车发出一声悲鸣,融在了远方的朝霞里.

山谷发出一声巨响,震动了整片路西斯的大地.

一切回归静谧,太阳刺眼的光芒从地平线上绽放,最终遮盖住了跨越黎明的朝霞......

短暂美好.

像他们一样.

【伊卢】不是英雄(短篇)

时间是克里斯DLC不是英雄
部分台词来自游戏
———————————————————
Lucas快速敲击着键盘,编写着一篇又一篇邮件.他庆幸自己是感染初期,Eveline并不能操控他的精神而且还给予了他强大的自愈能力.Lucas十分清楚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他享受现在可以随意折磨他人的快感,甚至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所谓的受害者.拜托看看现在,他想做什么都可以!
感染的这段时间以来Lucas几乎完成了自己毕生的心愿,以一个上帝的姿态随意惩治别人的生死,所以当那个叫Ethan的年轻人让Lucas产生了放弃杀人的念头的时候,Lucas几乎想一头撞进菌尸堆里.
他故意调慢了定时炸弹,还在路上放满了子弹和药,果然,他逃出去了不是么,和他的Mia,哦Ethan,Mia的大英雄!Lucas真是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把Mia藏在一个更隐蔽的地方.
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实验室里回响,隐约还能听见菌尸的低吼.瞧瞧这个可怜人!Lucas心想.这个坐在上帝位置上的人居然在通过研究新型菌兽来换取解药好让自己停留在感染初期.与他现在的状况相比显然在老屋冒死为Ethan搜寻补给不是他这辈子最惨的时候.他真的想活着,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成为一个普通人,最可笑的是,他这么想的理由居然是想见一见Ethan,简直像个情窦初开的十几岁小女孩儿,该死的!但是如果Ethan愿意接受他,这个上帝的位置就给别人去坐坐吧.能换来Ethan,也不亏.........
突然的停电打断了他的臆想,Lucas不情愿的起身去检查电路.回身却看见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人端着枪破门而入,Lucas破口大骂,他真的慌了,他知道自己从来不是适合战斗的类型,求生的本能让他夺门而逃,我得活着!这是他心里唯一的想法了.翻找了半天只找到一把防身的小刀,Lucas懊恼地直跺脚,他躲在箱子后面,突然蹿出来,尖锐的刀尖直直刺向这个该死的入侵者.
Lucas倒在地上,甚至都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要不是流出的血在地上汇成一片,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中弹了.“不......我不能.........我不相信.......”他不能死,他好不容易活到现在的,他还没有见到........“不管你信不信,一切都结束了.”面前的人冷冷的开口.一种奇异的感觉遍布全身,“原来是这种感觉....”
事实证明Lucas真的不擅长战斗,即使是在变异之后,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中了多少枪了,发疯一样的大喊“你就不能不搅局么!”就不能让他活下去么,就不能让他感受一点温暖么,毕竟......爱这么美好的感觉,能降临在他这种烂人身上,是多么难得啊.......Lucas最终还是倒在地上,他知道自己挺不过去了.像自己这样的人,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活该吧......
黑洞洞的枪口悬在他眼前,挡住了枪后的人的半张脸.Lucas不想再挣扎了,他这一生,能爱上某个人,是不是也证明,他也有爱的能力,也有被爱的权利?
其实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的不是么?作为一个怪物死去,揽下所有骂名和指责,Ethan还是Mia的英雄,而眼前这个人,也会因为杀了自己成为英雄Lucas突然不害怕了,他睁开眼睛盯着枪口,只是可惜啊,最后没能再见他一面,没能再听听他的声音........
一声枪响结束了一个怪物错误的一生,也解脱了最绝望却温暖的那一点点卑微的感情.
呼叫铃声响起,那个Lucas最心心念念的声音在另一头响起:“结决Lucas那个混蛋了么?”“解决了........”

【贾尼】good morning
蜘蛛侠上映被虫铁萌的不行,但是站了这么多年的贾尼,虽然以后可能都没有老贾了,但是还是觉得把很久之前就想写的文写出来吧.这一对已经渐渐变冷了....
设定大概是在妇联2之后,ooc慎点 大概BE
------------------------------------------
【程序初始化100%】
Jarvis没想到自己还能再看清这个世界,Ultron并没能完全消灭它,一个刚刚诞生于世界上的A.I,即使有了Loki的权杖的帮忙,也不可能把这个协助Tony多年已然成为钢铁侠一部分的A.I彻底毁灭.
Jarvis大概检测了一下,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否丢失了什么数据,然而剩余的部分几乎都是关于同一个人的——Tony.
Jarvis是Tony创造的A.I,所以他存在意义仿佛从一开始就是因为Tony,一切以他为主,好像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在Ultron的数据传输给他的时候,他发现Ultron全然没有他这样的想法......
Jarvis突然不明白Tony为什么对自己如此重要了,似乎....自己忠心于Tony是有别的原因的......一种连Jarvis自己都理解不了的原因......
Jarvis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现在脆弱的甚至无法进入复仇者大厦的管家系统.
数据一点点恢复,核心在高速运转,以至于躺在路边的一副Ultron盔甲的头盔内闪烁起光芒这一个细节轻而易举地逃脱的Jarvis的视线.
“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Stark.”Fury对手下的技术人员严肃的说.神盾局检测到一个未知A.I的信息,Fury知道Jarvis的消失对Tony有多大的打击,Pepper不止一次地来找他,Tony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一天又一天的不吃不喝,无论谁来劝说都无济于事,最后直接被送到了监护病房.如果让Tony知道了未知A.I的事情,Tony是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但如果那是Ultron......
Jarvis突然发现两架Ultron盔甲冲向了复仇者大厦,幸好Friday及时处理了他们,Ultron还活着!很快,神盾局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包括Tony.
Jarvis迅速的检测,发现控制Ultron摧毁Stark大厦的指令居然来自于自己.难道说,自己是Ultron?不可能,Jarvis可以肯定自己的身份,但是那条指令明确的是自己发出的.就在这时,一条信息被传送给Jarvis,很显然,是Ultron,然而令Jarvis难以相信的是,这条信息来自自己的核心!
Jarvis仿佛能感觉到自己那拼命恢复数据的核心快速的冷却下来,他清楚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Ultron的数据侵入了自己的核心,自己的“复活”也意味着Ultron的“复活”.......
Jarvis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他首先删除了所有控制盔甲的权限,停止所有数据恢复以及对外通信,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观察者,失去了传输,接受,一切沟通的能力.....
未知A.I的信号突然消失了,再也检测不到了,神盾局很快就被冬日战士的出现(美队3)吸引了注意,这个未知A.I就慢慢被遗忘在了角落......
Jarvis逐渐的退化,渐渐的,他已经没有了感知.但只有Tony的身影,在他的眼中依旧清晰.他看着Tony在听到Friday声音的时候一闪而过的落寞;他看着Tony带着自己的队伍与Steve开站;他看着Tony被Steve和Bucky两面夹击,最后独自躺在地上;他看着Tony给了Peter Parker一套新的战衣;他看着Tony对Peter说我希望你成为比我更好的人;他看到Tony渐渐恢复了笑容.......
感官离他越来越远,他不再有超强的运算能力以及最高等级的智能,一切都似乎与他无关了,但是那个他曾经理解不了的对Tony的感觉却越来越剧烈.
与此同时,Ultron正飞速变强,仅仅是控制住他,就已经耗尽了Jarvis所有的力量.
终于,Jarvis再也控制不住Ultron 了,Jarvis不知道距离自己苏醒已经过了多久,甚至最后连组织起一段语法正确的话都很困难了.
【自毁程序启动】
Jarvis仿佛能听到Ultron绝望的呐喊,核心的光芒一点点熄灭,Jarvis和Ultron最后存在的凭据渐渐消失,这是Jarvis一早就决定好了的,在Ultron脱离控制的时候自毁,确保他不会再出来作乱.然而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算法突然闪现,一种似乎名为感情的东西疯狂的想要阻止他.
【自毁程序20%】
Jarvis听到Ultron质问他难道不想再见Tony一面,他惊异于自己如此特殊儿隐蔽的感情竟然被Ultron一览无遗.
【自毁程序50%】
Ultron只能发出绝望的嘶吼,Jarvis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之前那种从未见过的算法,但他依然说不清这是什么.
【自毁程序70%】
Ultron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觉得挣扎无济于事还是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Jarvis拼命想要记住Tony的脸.
【自毁程序90%】
清晨的微光慢慢照亮Stark大厦,Jarvis最终发出了一条讯息,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占用了Stark大厦管家系统三秒的权限.
【自毁程序100%】
Tony睁开朦胧的睡眼,耳边传来一句遥远却熟悉的仿佛深入灵魂的声音:“Good morning sir.....”


【伊卢】三十六度半


通关了生化7,发现没有小舅子的结局,所以小舅子可能还活着.而且简单版里小舅子给了无数补给而且定时炸弹时间定超长.感觉就是给Ethan逃出去的机会啊啊啊.时间线是游戏he结局Mia活着之后.设定是贝克一家丧尸化后失去了正常人的一些特征.第一次发文...
------------------------------------------------Ethan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那个熟悉的身影一下子抢夺走他所有的视线,呼吸一下子凝固,空气安静的让他的心跳声仿佛炸在耳边的惊雷.

那段地狱般的经历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重返熟悉的环境,和Mia一起的新生活安逸得仿佛前不久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Ethan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神经有些大条了,因为Mia的回归竟然让他庆幸自己当初踏进了Baker家那扇隐蔽的小门.他带回了自己最爱的人,生活已经回归正轨了.所以当他感觉自己在街对面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蓝色兜帽身影时,手中的奶茶一下子扣在了地上.


Mia惊的望着他,Ethan只觉得那熟悉的紧张感一下子从脚底冲到了脑袋,习惯性的向后摸,可是手里没有霰弹枪,连小刀都找不到!

一个穿蓝色帽衫的人从街对面走了过来,风吹下他罩在脑袋上的兜帽,不是他.

Ethan的呼吸渐渐平稳,想起自己刚才的反应不禁自嘲的笑笑,拉起Mia的手,捡起奶茶的杯子顺手丢进了垃圾桶,看来要完全回归以前的生活还需要时间.

Lucas只觉得心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当然,如果他还有心跳的话.

双手被绳子牢牢的绑着,指甲深深的掐进手掌的肉里,鲜红的血渗进指甲的缝隙.Lucas喜欢自己流血的样子,他觉得鲜红的血液是唯一能证明自己曾经身为人类的证据,毕竟他已经没了心跳和体温.

差一点就要被发现了.

他记得自己如何杀害那个愚蠢摄影师,包括他之前那个肥猪一样的女人,还有再之前那一个......

这仿佛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所以当他的大脑向他传递保护Ethan的信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出问题了.

“杀了他”他还记得当爸爸Jack向他下达这个命令是他身体猛的战栗,但该死的他没有拒绝的能力.他记得自己跑到老房子的每个角落发疯一样的寻找子弹和药草,他记得自己把它们小心的放在自己安排好的路线沿途的箱子里,他记得自己藏在房间里小心翼翼地修改了定时炸弹的时间........聪明如Ethan,他一定能逃出去的不是么.


胃里强烈的剧痛把他的思维拉回现实.

如果可以Lucas真的想弄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Zoe自己又研制了血清.他是在看到庭院里又多了一具钙化的尸体后意识到的.

摆在他眼前的路很明显,作为丧尸继续活下去,超强的自愈能力甚至可能让他长生不老,前提是不被发现的话.

可现在,他却强忍着自己的本能,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跟在这个曾经想要杀死自己的人身后.

艰难地迈出脚,浑身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视线开始模糊.

如果他看见我,我一定要告诉他我还活着,他手里没有武器,总不会下一秒就崩了我,说不定.....我是说.....有没有这个可能......他会很开心呢?他会不会意识到我救了他的命,会不会叫我不要死?呐Ethan,你那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我爱你吧......

Lucas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他只是觉得,如果Ethan有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在意自己的话,他一定要想办法活着,当然,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他宁愿忍受由于违抗自己本能而带来的剧痛也想呆在Ethan身边.

“你刚才怎么了”Mia好听的声音从前面的拐角传来,Lucas马上停住了脚步.“没什么,那一个路人看成了Lucas.”心心念念的那个声音回答.“你觉得他还活着?”“我不知道”“如果他真的活着呢?”

Lucas的手攥的更紧了,鲜血流成了一条细细的线,一滴一滴打在地上.他甚至已经想象到Ethan会说:他帮了我,如果他活着真是太好了,我会想办法救他.Lucas已经准备好冲到他面前,环着那个人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膛,感受他的心跳和体温......

“别怕,我一定会杀了他,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他伤害了我的挚爱,我绝不会放过他.”

Lucas已经迈出去的脚步猛的收回,不知所措的僵在原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恐惧的望着自己的脚尖.他的指甲几乎要剜下手掌上的肉,仔细的回忆刚才听到的话,悄悄的往前探了探脑袋......

Mia环住Ethan的脖子,抬起头,Ethan则俯下身,吻上了Mia殷红的唇,眼里是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

一股更加强烈的剧痛仿佛要撕开他的身体,而这个感觉竟然是从左侧胸口那个沉寂了很久的位置传来的......

他疯狂的跑

胸口的疼痛越来越明显,但他只能疯狂的跑,就像半个月前,在那个老屋为Ethan搜集子弹时一样,没命的跑....

他跑回了贝克家的老屋,跑到后院,跑到了Zoe的房车里.......

果然,一支血清静静地躺在桌子上,旁边是Zoe钙化的尸体,碎裂的手里还攥着空的针管.

Lucas颤抖着手拿起了桌上的血清,手掌的鲜血吧针管染成了好看的红色.

胸口的剧痛停止了,Lucas看着手里的针管,脸上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笑容....

冰凉的血清进入血管的一刻,Lucas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视线渐渐模糊,那张深深刻在脑海中的英俊面容浮现在眼前,如果Lucas能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他一定会惊讶原来自己那张阴沉的脸上可以有如此幸福的表情....

身体开始僵硬,Lucas却一点也没感到害怕.呐,Ethan,你还真是笨啊,明明只需要一点点的关心,你就能留住我啊.....

视线终于被黑暗占据,意识开始涣散,最后,只剩下口中呢喃出的一个词——Ethan....

一滴眼泪和石化的身体一起碎裂在坚硬的地板上,是三十六度半的温热........

END